我最早接触指环王是在高中时期,大约在 08 年左右。当时被里面的情节深深打动,但由于片长实在太长,后来就没有认真重新看过。刚好今年指环王要重映,给了我一个不受打扰、重新感受这个故事的机会。看完之后我不得不说,好故事的确是不受时空限制的。即使我早已对情节烂熟于胸,即使过去了十多年,我还是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了。借着这个机会,我想尝试去解读为什么指环王是一个好故事,为什么它如此地打动我。

Read More >>

半个多月前我开始做一档播客节目(官网收听方式),目前只做了一期。由于表达欲的周期性消退,这段时间我没有去思考继续做怎样的内容;但我也理解内容创作中,保持习惯性的更新是非常重要的。就如同这篇 知乎回答 所描述的:

再好比说,我知道一些职业作家,每天都会写个几百上千字的内容,其实写出来的东西也不错,但不给任何人看,写完之后关闭文件不保存,就上床睡觉了,他们要的就是保持那种写作的感觉,脑内和写作相关的神经回路得多走走电信号,要不容易迟钝。

其实仔细观察,体育、艺术、科研、社交等领域都是这样,那些真正惊艳的成就和突破,往往是在一种良好状态的惯性之上实现的,平时一直保持在 80% 左右,灵光一闪后撞穿天花板,抵达了 110%,于是人就到了一个新的层次,所谓进步即是如此。

所以我觉得无论干什么,都先别想着做出成绩来,应该先想着如何让自己处于那种容易做出成绩的状态里并且稳住,指不定哪天灵光一闪或者突然顿悟,噌一下,人就上去了,成绩就有了。

——知乎 @河森堡

在思考做什么内容时,我曾经想过把自己熟悉的领域拿出来讲讲。但是跟之前也考虑过做编程教学视频一样,重复自己(repeat yourself)是件很无聊的事情,我不想花时间做没有新意的事情。碰巧我刚好听到《文化有限》的一期关于美国历史的 节目,里面在讲一本书《历史深处的忧虑:近距离看美国之一》,让我起了很大的兴趣。我觉得这种多人对谈、对同个作品发起解读的形式很不错。因此我有了这个想法:

找人一起读同一本书,或者看同一部影视作品。再结合内容做对谈形式的节目。

我想征集一些小伙伴一起做这件事情。目前我关注的领域有:中美的政治经济历史、商业模式、育儿和个人成长的内容。这是我的豆瓣 想读书目想看的影视作品。如果你有类似的兴趣,可以约我一起看。我期望共读的内容是彼此有兴趣的、相对有深度的、可以指导自己理解世界或者改变行为的。看完之后,我们可以录一期播客表达各自的看法。

Read More >>

炒股是一种赌博。参与赌博需要先了解赌场的规则以及游戏的公平性。不管哪一种赌博,开赌场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,所以赌王何鸿燊自己开赌场却从来不赌。对于股市来说,赌场就是国家、证券交易所和券商开的,不管你赚了还是赔了,交易中的税和佣金还是得交。

Read More >>

最近我在反思我的学习效率为什么这么差。我看技术书时会同时在电脑上做笔记,但只能学习一个多小时就会想休息,而且看的内容量事实上也不多。后来我觉得问题出在笔记做得太详细了,比如这篇 关于数据库事务的

笔记做得太详细的话,好处当然是对这块内容的掌握会很好,毕竟自己输出了一次。但缺点很多:

  1. 非常花时间。有时候一小时只能看两三页书本内容。如果追求表达效果再做些图表,那就更花时间了
  2. 有些好的技术书(比如 Designing Data-intensive Applications),它的编排已经很好,内容也没有废话,写笔记就是在翻译成中文复述一遍,意义不大

另外,打字这种输入形式和它的效率也带来影响:

  1. 打字是很低效、辛苦的。即使只是简单敲击键盘,但你需要移动光标、消除错字、编排格式,仍然无形中消耗大量脑力1
  2. 键盘输入对应一种多段落的内容结构,即你输入的内容是 一段一段顺序输入进来 的,这与人类网状的思维方式不一样,也限制了表达。如果你在纸上做笔记,就不拘泥于这种形式。你可以在纸上任何地方做书写,可以先写底部再写上面,可以方便地画各种图表、箭头标识来更有效地表达。这使得我觉得带笔的 iPad 事实上是最适合用来做笔记的

因此,我优化了自己学习技术内容的方式:

  1. 不再做详尽的笔记,转而在 PDF 中做备注来实现在纸书空白处做笔记的效果
  2. wiki 系统作为索引,描述某一知识点应当参考的材料(也即是上一条提到的带备注的 PDF)
  3. 对于需要做图表的场景,用 iPad 或者纸笔做图,再导入进来
  4. 考虑在电脑上使用语音输入

我的 笔记系统 是我的完美主义癖好的体现。但我越来越发现,不分场合的完美主义没有意义,务实才能带我走得更远。

  1. 而且这种困难还深刻地影响到互联网的言论氛围,导致人们只愿意做短小的发言,言论更容易偏激 

Read More >>

在我仔细思考社交媒体之前,我会觉得我的内容推到越多平台越好。但慢慢我感受到,社交媒体的本质是产生人与人之间的联结。但很多时候,由于平台定位、关系链的不同,人群对内容的倾向也不同。比如朋友圈,一般人并不会发深层次的感想,意味着通过朋友圈做深入的沟通并不容易。因此平台的内容倾向又反过来决定了你能获得怎样的联结。而内容倾向,又是由它的主流用户定义的。如果你去豆瓣发布你对某些科技产品的评价,期望与相同爱好的人建立联结,那毫无疑问是得不到什么反响的。

Read More >>